山村奇特“景观”大片耕地变“公墓”?坟墓风

  据南充晚报报道,四川省南充市高坪区龙门街道曹家坝村六组村民向记者投诉,该村村组干部允许户籍不在该组的人去世后在这里的耕地里安葬,让死者家属按该组330位村民每人20元的标准交6600元“占地费”。这笔钱一半上交村上, 一半分给村民。现在该组已修建了几百座坟墓,占用了许多土地。

  曹家坝村六组, 位于高坪龙门南侧,距龙门街道约2公里。该组有3个村民居住地:张家山边、赵家大湾和赵家小湾。

  9月14日上午9时许, 记者冒着秋雨来到赵家大湾, 映入眼帘的是一道奇特的“景观”:一排民房与两片墓地形成三足鼎立之势。 那排楼房约有10多幢, 在它右后方数十米处的熊家垭口下一个小山坡上,分布着19座坟墓。楼房左后方200多米处的塔子坟山坡上, 也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坟墓。 替记者带路的一位村民戏谑地说:“你看,风水宝地故事 是不是活人住的地方还没有死人住的地方规模大、有气派?”

  熊家垭口下19座坟墓, 占据了约300多平方米的山坡,分为4排,大部分都是近几年安葬的, 其中2017年7座,2018年1座。这些坟墓大部分建有高大的石碑, 有的墓前还建有水泥平台。据带路的村民介绍,这19座坟墓只有3座是六组村民的,其他16座均为外地人的。 记者从坟碑上看到, 最新一座坟墓的主人叫张某某,是2018年旧历七月十四修建的。

  与熊家垭口下边那片墓地相比,塔子坟的规模就大多了。这是一片百亩左右的山坡, 在树丛草莽间静卧着一排排坟墓, 村民估计有好几百座,其中外地人的坟墓有100多座。 据村民介绍, 该组还有一处墓地,叫做郭家坟,也有10多座坟墓。

  随后, 记者调查了曹家坝村六组部分村民,他们只愿意接受采访,但都不愿透露姓名。

  村民们说,土葬在这里的“外人”,其中有龙门场的,也有南充市区的,还有附近一些乡村的, 尸体绝大部分都没有火化,而是直接土葬。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,就有外面的人陆续在这里土葬,近几年来愈演愈烈。由于死者大都是“村干部的亲戚朋友”, 死者家属又向村民小组和土地承包户交了钱,还有一些村民帮助出殡抬棺材挣钱,所以虽然一些村民极力反对外地人到该组安葬,但没有用。

  说到收费一事, 村民们众口一词地说, 每座坟墓是按他们组里的人头数收费,全组330人,按每人20元的标准,一共要收6600元,全部由村民小组长赵安俊收取, 他会把其中一半3300元交给村干部, 供村里开支; 另外的3300元则在春节期间分给全体村民。分钱是由赵安俊夫妇主持, 一人记账,一人分发现金,这些费用除了向村上交一半之外, 该组还要截留少部分供其他开支。“我一家三口人, 今年春节分到了210元,是去年的建坟占地费和土地出租费。”一位村民说。另一位村民表示,他家五口人,分得了350元。此外,村民们反映,外面来该组安葬的人, 除了向赵安俊交费外,还需要向坟地的土地承包户支付一些费用,数额他们不清楚。

  9月14日下午, 记者见到了龙门街道曹家坝村党支部书记王光林。“近年来,曹家坝村六组是否有外地人在这里建了100多座坟?”面对这个问题,王光林坦承:“肯定不止这个数。”他说,从上世纪八十年代,就陆续有户籍不是曹家坝村六组的人死后在那里安葬了,这些年来比较多,那些人都是该组村民的亲戚朋友,通过“关系”找来的,也有人找到村里,村干部都让他们直接和村民小组联系。

  当记者问到村上是否分得“一半的费用”时,王光林说,从来没有分过钱,在场的另外几名村干部也说村上没有分过钱。王光林还说,从2013年起,龙门街道办就打过招呼,坚决反对土葬,称发现一起,处理一起。“有没有人受到过处理?”记者问。一个村干部说:“街道办不知情。” 另一个村干部说,对于土葬问题,上面管得不太严。

  对于村干部否认从赵安俊手中收取建坟占地费之事,记者随后向村民求证。村民说:“不可能,大家都知道村上要分‘一半钱’,历来都是按每全组每人20元收费,按‘每人10元’分的钱,‘另外那10元’谁吃了?今年夏天,曹家坝村七组一位中年妇女王某某因为患病, 在医院跳楼身亡, 最后葬到了6组,死者家属交了6000元费用,优惠了600元。”

  15日下午,记者向曹家坝村六组组长赵安俊核实收费数目及村上是否分钱一事,赵安俊说,现在已经冻结了,不再允许外面的人来安葬。以前是按本组人头每人10元的标准收费,全部分给了村民,没有给村上分过钱。“村民们反映是按‘全组每人20元’收费,属实吗?”记者问,赵安俊回答,那是后面有人说10元太少,才收的20元,也是全部分给了村民的。(南充晚报记者 何显飞 文/图)